接着我的眼镜也被他们打掉了
2020-06-26 23:5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谢医生:医生不是神,并非什么病都能治好,家属当然希望病人即使再老,也能留在自己身边,病人家属的道德和素养还是需要提高。

记者:是否会考虑转行?

谢医生参加工作六年,一直在icu参与危重急病患的抢救工作。“抢救过那么多病患,收到很多锦旗和感谢信,无礼的家属也有,但出狠手打人还是第一次碰到。”他说:“怕父母担心,仍未敢告诉家人自己被打一事。”

罗女士说,当时他们是冲动了点,承认错误。“求你们别把事情搞(大)……当时大家都很激动,双方冲撞是难免的……真系唔知点讲(粤语:真的不知道怎么说)……老人家的丧事至今没有办理。”说完这话,罗女士眼红红,闪着泪光。

作者: 陈映平

记者:事件发生后,对你的心理有影响么?

谢医生:我们喊“救命、打人了”,因为其他医生、护士都还在icu里抢救病人。后来保安赶到,报了警,才阻止他们。

打人一方登门道歉自称不懂事

谢医生:他们一群人慢慢往前逼,因为我们不能用手挡他们,只好慢慢往后退,我们稍退一步,他们就往前一步。最后被逼到休息室的墙角。一个年轻人离熊教授最近,他直接一拳就打在熊教授左眼,只见他眼镜立刻破裂,掉到地上,镜片划破他的眼睑,鲜血直流,眼眶青瘀顿现。

对话谢医生

icu科室主任熊旭明检出新伤:一肋骨骨折,目前仍不能下床活动

——谢医生被打后谈心愿

记者:当时是否你们的言语与他们有冲突?

“希望社会能给我们一个安全的环境,工作时不要担心被打骂、内心不再有负担,这样才能更好地发挥能力和水平,去救治病人。”

■事后心有余悸,一名当事医生曾戴口罩接受采访。

记者追问,“知道医生被打得伤很重么?”

记者:当时有呼救么?

谢医生:我为患者尽心尽力,自认为是一名合格的医生了。但患者觉得花了钱,就要求一定要治好病,完全将求医过程当成是一种消费。社会上很多人对医生不满意,这有体制的问题,而不是医生的问题。哪个医生不想将病人的病治好?每当病人的病情治不好时,我们的心情更难过,当看到病人治不好而死亡时,我心里都会郁闷好几天。

编辑:林炜奇

昨日,广医二院党务办公室主任李应华表示,目前未考虑其他,主要是先把受伤的医生伤情控制并治疗好,然后会走司法程序,讨回公道,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处理。相信政府会维持公正和公道。李应华表示,为医务人员创造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,这是医护人员最大的心愿。

医生不是神,并非什么病都能治好

死者的女儿:我们不懂事,我们是农民

据院方介绍,23日上午熊主任x光检查发现新的伤情:第8左肋骨骨折。原来的脾破裂还在出血,如果不能止血,病情还是很严重甚至会有生命危险,要过了七天观察期才比较安全,目前眼角膜受伤后,左眼视力下降,尿液呈茶色,说明还有出血。

记者:家属称熊教授先打人?

记者探访广医二院icu医生被打事件中受伤医护人员

谢医生:完全没这回事!这是恶人先告状,诬蔑。熊教授一直说话非常温柔,一直往后退缩。我们在icu工作,经常会面对一些病人,抢救无效而离去,我们心里其实也挺难受,怎么会去打患者家属呢?正常人也不会这样做。

谢医生:今年1月份死者还在icu住过院,我们还尽力将她抢救回来,顺利康复出院。医患关系一直很好。记者:你接受他们的道歉么?谢医生:暂时不能接受他们的道歉,心很痛,还不想见到他们。我在icu工作了六年,蛮不讲理的人我也见过,但是这样动手打人还是第一次碰上。

年轻人来了后火气大,发展成打人

院方说法

院方表示,目前首要的工作是全力救治被打伤的医生,警方已介入调查事件,一切都走正常的司法程序。相信政府会维护公正和公道,为医务人员提供一个安全、良好的工作环境,这也是医务人员最大的心愿。院方还透露,为保证医务人员安全,今后将不允许患者家属进入icu工作区域。

对于家属这次来道歉,谢医生仍表示很难接受,对打人行为不可理解。自己曾经救过老人的命,被打前几分钟,他还连续在icu24小时抢救患者。不过虽然做医生很辛苦有危险,他还是热爱这门行业。

患者离去,我们怎么还可能打家属?

记者:是谁打了你?

谢医生:我很害怕、担心、寒心。干了那么多,却得到这样的结果。

记者:家属情绪激动可能与失去亲人有关?

昨天,死者女儿罗女士接受了记者的采访,谈到此行到医院的目的,她说是来探望医生的,“就前几天打医生的事情上门道歉”。当被问及为何打医生时,她抿了抿嘴,说话有些吞吞吐吐:“我们什么都不懂……我们是农民……”之后就低头沉默不语。

今年1月曾救活过患者,关系一直很好

谢医生:事发那天我刚好值班,已在icu连续工作了24小时,一直在抢救病人。当时是熊教授先出去,跟家属通报情况,我后来听到吵闹,就出去了,解释在医院死亡不能从icu搬走尸体的相关法律条例。其实,在抢救最开始,死者的儿子来医院,已经跟他沟通过很多次,他还是很平静的。后来越来越多的家属赶到医院,特别是有年轻人来了后,火气很大,十几个家属围着我们俩,对着我们指指点点,谩骂,说我们没有尽力抢救等。

记者:后来为何发展到打人?

另一位受伤医生直指“主任先动手打人”是污蔑

记者:当天怎么就打起来了?

“我们想来看看医生,过来道歉……”昨日上午9时半左右,在广医二院打伤医务人员的死者两名家属代表(死者的女儿罗女士及媳妇),前往医院送上果篮,向被打伤的icu科室主任熊旭明教授及相关医务人员道歉。两名死者家属代表承认当时听闻亲人死亡,心情激动而做出过激行为。死者家属代表罗女士说,希望这件事不要搞大,老人家的丧事至今没有办理,当时被警方拘留的是老人的孙子。她们登门道歉过程中话语不多,说完几句就离开医院,也未入病房探望被打医生。

这样动手打人还是第一次碰上

记者:与这些家属此前有过接触么?

谢医生:我们跟家属谈话时措辞都是很平和、态度也很好,熊教授更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。到现在也无法理解他们打人的行为。

病床上的谢医生看上去有点瘦弱,脸色苍白,说话细声细气。为免家人担心,到现在也不敢将被打伤的事告诉父母。虽然事情过去两天了,但谈起当日发生的一幕,他仍然心绪难平,连连说:“不可理解,难以接受!”

广医二院“icu医生被打”事件

另外,医院表示会尽快在事发icu医生休息室安装摄像设备,今后并不允许家属进入icu工作区域。

谢医生表示,虽然现在医疗水平和技术越来越好,也希望能将所有病人都救回来,但对未能救治回的人,他们也惋惜和同情,甚至会郁闷好几天。

记者:现在医患关系紧张,你认为原因有哪些?

“没想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,”谢医生说,“我为患者尽心尽力,自认为是一名合格的医生。但有些患者觉得花了钱,就一定要治好病,期望太高,完全将求医过程当成是一种消费服务。哪个医生不想将病人治好?每当回天乏术时,我们的心情更难过,有时会郁闷难受好几天,希望能够有更好更高超的医疗技术将所有病人都救回来……”

被打谢医生:怕父母担心不敢告诉家人

羊城晚报讯记者陈映平、通讯员许咏怡报道:21日上午,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icu科发生患者家属殴打医护人员的恶性事件后,当事患者家属代表昨日前往医院看望受伤医护人员并道歉(详见本报22日、23日相关报道)。但羊城晚报记者探访受伤医护人员时,他们均表示暂时不想见患者家属,也不接受他们的道歉。

谢医生:他们一群人,男女老少一起冲上来,有的抱着熊教授,有的来打我。总共动手打了5至10分钟,接着我的眼镜也被他们打掉了,我眼前一黑,突然晕了过去。十几秒后我醒了过来,看到他们一帮人还围着熊教授拳打脚踢,心里非常着急,我拼死要推开他们,但又被他们抱住了。桌子另一边的李医生(女)则被死者的几位女家属围住,其中一个年轻女子拿凳子和杯子威胁要砸她。

icu主任伤情仍严重

“说我们主任先打人是污蔑,我们在icu工作,经常会面对一些病人因抢救无效而离去,心里其实也挺难受,怎么会去打患者家属呢?正常人谁会这样做!” 谢医生说,因为理解患者家属失去亲人的切身之痛,所以在病人离去后跟家属谈话时措辞都很平和,态度也很好。熊主任更是一个性情温和的人。

谢医生:这个不会影响我今后继续走从医这条路,自从选择了治病救人的医生职业,我就以治病救人为天职。冲动打人的是家属,患者在天有灵,她明白我们如此费尽心机去救治过她,也会感激我们的。

当记者在受伤icu科熊主任的病房将家属道歉的举动告诉他时,他表示“心很乱,暂时不想见到他们”,而另一位受伤的谢医生直言:“我在icu工作了六年,还是第一次碰上这样打医生的事,我不能接受他们的道歉,我很心痛,我不想见到他们。心里接受不了。”谢医生告诉记者,今年1月,这位患者曾因病重入住该院icu抢救,“当事我们尽全力将她抢救回来,后来顺利康复出院。付出那么多,得到却是这样的回报。”

将走司法程序讨回公道

昨日,记者们还探望了一同被打的谢医生,谢医生伤情稍有好转,但神情憔悴,说话声音柔弱。他也遗憾地表示:“没日没夜尽力抢救患者,得到这样的结果。实难接受!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yssy.net.cn山东省日照市瓷晨装饰设计有限公司 - www.yssy.net.cn版权所有